您好!欢迎访问杏彩平台
今天是:2018年-09月-22日 20:09:23 星期六
  • 国家三级乙等中医xincaibar88.com
  • 全国最佳百姓放心示范xincaibar88.com
  • 四川省中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
www.shshute.com建设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xincaibar88.comwww.shshute.com > www.shshute.com建设
名医典范
浏览:21 时间:2018-09-14


神农尝百草

远古的时候,人们吃野草,喝生水,食用树上的野果子,吃地上爬行的小虫子,所以常常生病、中毒或是受伤。神农是慈爱的天神,他长的是牛头、人身,力大无穷,他常常帮助穷苦人家耕种,像牛一样,辛辛苦苦为人类服务。

人类跟神农学会了播种五谷,用自己的劳动,有了足够的粮食,从此不愁挨饿一事。可是,不少人吃饱饭之后,常常会生病。有的人患了病,很长时间也不好,只能挺到死亡为止。这类事情被神农知道之后,他感到很焦急,他不相信巫医问卜,但他也没有治疗疾病的办法。于是,他便与不少人商讨,怎样才能把人们患的疾病治好,使他们摆脱疾病的困扰。他想了很多办法,如火烤水浇、日晒、冷冻等等,虽然能使某些疾患的症状有所缓解,但效果却不理想。有一天,神农来到山西太原金冈一带,品尝草木,发现草木有酸甜苦辣等各种味道。他就将带有苦味的草,给咳嗽不止的人吃,这个人的咳嗽立刻减轻不少;把带有酸味的草,给肚子有病的人吃,这个人的肚子就不疼了。从此发现了草木能治病,他为了治疗更多的疾,便不停地去品尝更多的草

 神医尝百草是十分辛苦的,不仅要爬山走路寻找草,而且品尝草药还有生命危。神农为了寻找药,曾经在一天中10多次,神农被毒得死去活来痛苦万分可是凭着他的强壮的体力又坚强地站起来, 继续品尝更多的草木。

,他在品尝一种攀援在石缝中开小黄花的藤状植物,把花和茎吃到肚子里以后,没有多久就感到肚子钻心地痛好像肠子断裂了一样痛得他死去活来, 满地打滚。最后神农没有能顶得住被这种草所毒死神农虽然被毒死却用他的生命,发现了一种含有剧毒的草,人们给它起名叫断肠草。

“坐堂”医生张仲景

张仲景热爱医药专业,很重视临床实践,时时“平脉辨证”,认真总结自己的临床经验。相传张仲景五十岁左右,曾在长沙做太守。当时,他还时刻不忘自己的临床实践,时刻不忘救治人民的疾苦。但在封建时代,做官的不能随便进入民宅,又不能随便接近普通老百姓,可是不接近百姓就不能为他们治病。这怎么办呢?于是张仲景想出一个办法,核定每月初一、十五两天,大开衙门,不问政事,让患病的百姓进入大堂。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大堂上,挨个仔细地为群众诊治,他让衙役贴出告示,他的举动在当地产生了强烈的震动,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对张仲景更加拥戴,时间久了便形成了惯例,每逢初一、十五,衙门口聚集了来自各方看病的百姓,甚至有些人带着行李远道而来。为纪念张仲景,后来人们就把医生坐在药铺里给病人看病,称为“坐堂”,那医生就叫“坐堂医生”。

华佗不畏权贵

华佗敏思好学,熟读“数经”,医术迅速提高,名震远近。他的同乡曹操,常患头风病,请了很多医生治疗,都不见效。听说华佗医术高明,就请他医治。华佗只给他扎了一针,头痛立止。曹操怕自己的病再发,就强要华佗留在许昌做自己的侍医,供他个人使唤。 华佗禀性清高,不慕功利,不愿做这种形同仆役的侍医。加上他“去家思归”就推说回家乡找药方, 一去不返。曹操几次写信要他回来,又派地方官吏去催。华佗又推说妻子病得厉害,不肯回来。 曹操为此大发雷霆,专门派人到华佗家乡去调查。他对派去的人说:“如果华佗的妻子果然有病,就送给小豆四十斛,宽假限日,要是“虚诈”,就逮捕治罪。”不久,华佗被抓到许昌,曹操仍旧请他治病。华佗诊断之后,说:“丞相的病已经很严重,不是针灸可以奏效的了。我想还是给你服麻沸散,然后剖开头颅,施行手术, 这才能除去病根。”曹操一听,勃然大怒,指着华佗厉声斥道:“头剖开了,人还能活吗?”他以为华佗要谋害他,便把华佗杀害了。

葛洪简验便廉

  葛洪是晋代著名理论家、医学家、炼丹家,在中国科技史上有突出地位。在医学方面,曾撰写《玉函方》,并从中摘编成《肘后备急方》。《肘后备急方》是我国古代较早的急救医书。

  葛洪从小就喜欢学习,但他家境贫穷,只好自己上山砍柴,拿柴去换取纸和笔。他性情平淡,不喜欢来往应酬与赏玩之事,甚至不知道棋盘上有几根线条。但有时他却可以跋山涉水,不远千里去寻找书籍或请教疑难问题。他的先祖葛玄,炼丹学道有一套本事,曾授给弟子郑隐。葛洪知道后,就去拜郑隐为师,把那套本事学了过来。后来到了广东,他又拜南海太守鲍靓为师,鲍靓精于医药和炼丹技术,见葛洪虚心好学,年轻有为,就把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还把精于灸术的女儿鲍姑也嫁给了他。

   葛洪认为当时自己所撰写的《玉函方》有不足之处:其一,内容庞杂,卷帙浩繁,不易普及;其二,医书所载贵重药物不易为民众所用:其三,医学专业技术不易为多数人掌握。针对这种情况,葛洪选择精要内容,把简、便、验、廉的方药、疗法编写成《肘后备急方》。书中对许多传染性疾病如肺痛(肺结核)、麻风和尸注等有了相当的认识。书中收藏了很多治疗内、外、妇、儿、眼科的方药,多数是简便易行而有实效的处方。此书篇幅很少,可挂在肘后随行,即使是在缺医少药的上村或旅途中,都可随时用来急救,所以受到历代群众的欢迎。因此今人评价此书有简、验、便、廉的特点。

钱乙精勤好学

钱乙自幼就“从吕君问医”,精勤好学,认真钻研《内经》、《伤寒论》、《神农本草经》等。特别是《神农本草经》,他“辨正阙误”,所下功夫很深。 有人拿了不同的药请教他,他总是从“出生本末”到“物色名貌”的差别, 详详细细地解答。事后一查本草书,果然“皆合”。此外,他把古今有关 儿科资料一一采辑,加以研究。在钱乙之前,有关治小儿病的资料不多。《颅囟经》二卷,谈到了小儿脉法,病证诊断和惊痫、疳痢、火丹(即丹毒)、 杂证等的治疗方法。钱乙对这部书反复研究,深有启发,并用于临床,收到疗效。钱乙还借助于《颅囟经》的“小儿纯阳”之说的启示,结合自己 的临床实践在张仲景总结的辨证施治的基础上,摸索出一套适应小儿用的 “五脏辨证”法。因此,阎季忠对他“治小儿该括古今,又多自得”。

刘完素知错善改

刘完素是金元时期著名医学家,河北河间人。中国的医学发展到金元时期形成了很多的学术派别,刘完素为寒凉学派的倡导者,是金元四大家之一。

那时,在河间地区另有一位名医,叫张元素,张元素和刘完素都是名医,两人所开的处方,却各有巧妙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药到病除的高手,谁也不输谁。但二人名字很相近,常常引起别人的误会。有时候病人找张元素看病,结果找到的是刘完素;相反,找刘完素看病,也会找到张元素,因而引起彼此间的争论和不睦。

有一天刘完素患了伤寒,卧床八日不起,一直头痛、发热、呕吐,他自己开的处方竟然失灵了。张元素听到这个消息,就到刘完素住的地方探视病情。但刘完素见到他却摆出一副不问不理,瞧不起人的样子。张元素不温不火地说:完素兄,我来看你的病,你却对我这个态度,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刘完素听他这么一说,自知理亏,只好对他说:劳你大驾,实在承受不起,你请回吧。张元素说:既然我都来了,不妨让我诊断一下,也许能看好你的病。刘完素自知无望,既然张元素有这份心意,索性让他放手一试。张元素将他的脉搏把了又把,然后对他说:你服过寒凉剂吗?刘完素说:是的。张元素说:你错了,你是使用寒凉剂的高手,但是不可过于自信,你改用热性的药,发汗看看,我这有一帖处方,你不妨试试。

 张元素走后,刘完素仔细研究他的处方,觉的很有道理,于是煎来服用,除了一身大汗,立刻觉得身心舒畅,一连服用3日,已经能下床走动,快要痊愈了。3日后张元素又来看他,他再三致谢,并且推举张元素为当代高医。从此,刘完素与张元素结为知心的朋友。

李东垣以德选徒

李东垣是中国金元时期著名医学家。有一天,对友人周都运德的父亲 说:“我老了,想把这医道传给后人,但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这又该怎么办呢?”周都、运德的父亲说:“廉台有个叫罗天益,字谦甫的,他的秉性与行为均敦厚朴实。他曾经为他自己医术不精而遗憾, 在学医上很有志向,您要传授医道,这个人也许可以。”有一天,周运德的父亲领着罗天益,拜访了李东垣,李先生见面就问他:“你是来学赚钱的医生呢,还是为医传道的医生呢?”罗天益回答说:“为医传道而已。”于是,欣然收他为徒。罗天益就跟随李东垣学医,日常生活费用,全靠李东垣提供。学了三年,李东垣为他长期学习不知疲倦,奖励给他二十两白银,罗天益一再推辞,拒而不受。李东垣说:“我把我的学术经验都不吝啬的传给你,更何况这区区钱财呢?”李东垣临终时,把平日所著的书,清检校勘,整理成册,分类依次排列, 陈列在几案前,嘱咐谦甫说:“这些书交给你,不是为李明之、罗谦甫,而是为天下的后来人,谨慎传世,不要将它埋没了,要推广应用它。”罗天益没有辜负老师,不仅整理了老师的遗稿,还编著了《卫生宝鉴》等书,为传承医道作出了贡献。

李时珍实践汇真知

在编写《本草纲目》 的过程中,最使李时珍头痛的就是由于药名混杂, 往往弄不清药物的形状生长的情况。过去的本草书, 虽然作了反复的解释,但是由于有些作者没有深入 实际进行调查研究,而是在书本上抄来抄去在“纸上猜度”,所以越解释越糊涂,而且矛盾倍出,使人莫衷一是。类似此情况很多,李时珍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搁下笔来。这些难题该怎样解决呢?在他父亲的启示下,李时珍认识到,“读万卷书”固然需要,但“行万里路”更不可少。于是,他既“搜罗百氏”,又“采访四方”,深入实际进行调查。李时珍了解药物,并不满足于走马看花式的调查,而是一一采视,对着实物进行比较核对。这样弄清了不少似是而非、含混不 清的药物。 就这样,李时珍经过长期的艰苦的实地调查,搞清了药物的许 多疑难问题,三易其稿,终于于万历戊寅年(公元一五七八年)完成了《本草纲目》

叶天士庙堂学艺

又有一次,一位上京应考的举人,路过苏州,请叶天士诊治。叶天士 诊其脉,问其症。举人说:“我无其他不适,只是每天都感口渴,时日已久。”叶天士便劝那位举人不要赴考,说他内热太重,得了消渴病,不出百日,必不可救。举人虽然心里疑惧,但是应试心切,仍然启程北上。走到镇江,他听说有个老僧能治病,就赶去求治。老僧的诊断和叶天士的诊断一模一样。可是,叶天士当时还拿不出办法,而老僧却能把防治的方案具体地告诉了举人说:“既有其病,必有治方。从今天起,你每天即以梨为生,口渴吃梨,饿了也吃梨,坚持吃一百天,自然会好。”

举人按嘱咐 每天吃梨,果然一路平安无事。当他衣锦回家时,在苏州又遇见叶天士, 便把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叶天士知道老僧的医术比自己高明,就打扮成穷人模样,到庙里拜和尚为师,并改名叫张小三。他每天起早摸黑,除挑水,砍柴等外,就挤时间精心学医。老僧见他勤奋好学,很喜欢他。每次出诊,必带他一起去。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叶天士把老僧的医术全部学到 手。有一天,老僧对叶天士说:“张小三,你可以回去了,凭你现在的医术,就可赛过江南的叶天士了。”叶天士一听便跪下自认自己是叶天士。老僧很受感动。

朱丹溪发奋为学

在逆境中成长的朱丹溪,性格豪迈,见义勇为,从“不肯出人下”。元大德四年(1300年),朱丹溪年满20岁,时任义乌双林乡蜀山里里正。他刚正不阿,敢于抗拒官府的苛捐杂税,因而深得民众的拥护,连官府都忌他三分。

丹溪30岁时,母亲患病, 而“众工束手”,因此他就 立志学医。他刻苦钻研《素问》等书,“缺其所可疑,通其所可通”,克服了学习上的种种困难,经过5年的勤奋苦学,既治好了母亲的病,也为日后的医学打下良好的基础。这时, 丹溪已经36岁,他在强烈的求知欲驱使下,到东阳从师许谦,学习理学。 过了4年,成为许谦的得意门生。后来他将理学结合于医学,推动了医学理论的发展。有志不在年高,朱丹溪专业从医的时候,已40岁了。他一心扑在医学上,学业大有长进。

  • 关注微信
Copyright 南充市中xincaibar88.com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4015219号-1 电话: 0817-2690422 传真:暂无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鱼岭正街200号、235号 南充市顺庆区大南街18号 邮编:637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五佳网络  浏览次数:2589次